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

Χ
忘记密码
登录

爱财易 > 理财新闻 > 监管点名拆分转让 P2P借道金交所模式恐遭变局

监管点名拆分转让 P2P借道金交所模式恐遭变局

爱财易小易 2017-01-12 10:25:10 浏览166次

1449124746803.png


招财宝逾期事件使得金融资产交易所(以下简称“金交所”)再次引发热议,监管层也开始新一轮的整顿。据证监会官网消息,1月9日,证监会召开了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会议指出,一些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将收益权等拆分转让变相突破200人界限,涉嫌非法公开发行。在分析人士看来,如果按照新规执行,为了规避网贷平台借款限额,一些网贷平台绕道与金交所的合作模式恐遭变局。


拆分转让被点名


证监会在官网通知中指出,一些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将收益权等拆分转让变相突破200人界限,涉嫌非法公开发行;“微盘”交易涉嫌聚众赌博。此外,部分地区盲目重复批设交易场所导致过多过滥,少数省市抢跑设立票据交易场所,部分股权交易场所违规上线私募债产生兑付风险。这些行为不仅违反国务院文件规定,有的甚至构成严重违法行为,侵害广大投资人利益,带来大量的信访投诉问题,影响社会稳定,亟须予以清理整治。


特别是,对于部分股权交易场所违规上线私募债,此前也已经暴露出了类似的风险事件。刚刚过去的2016年12月,广东金融高新区股权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就牵扯进招财宝侨兴私募债出现了偿付违约事件。当时有分析人士指出,部分区域性交易所开始将企业的私募债打造成资产包发行、拆分,再通过线上渠道完成募集。


一位互金行业资深人士表示,“拆分收益权并变相突破200人界限”的行为,确实涉嫌非法公开发行。部分平台通过金交所将信托私募等产品通过金交所拆分并转让,降低了信托私募等产品的交易门槛,违反了合格投资人的理念,扩大了风险,需要进行规范和整治。事实上,金交所一直处在监管盲区,此次证监会表态旨在整治金交所秩序,防范金融风险蔓延和扩散。


除了金交所风险外,证监会特别提示了第二类交易所潜在的风险。证监会通知中提到,一些交易场所公然违反国务院38号、37号文件规定开展连续集中竞价交易,诱导大量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参与投资;部分贵金属、原油类商品交易场所开展分散式柜台交易涉嫌非法期货活动;部分邮币卡类交易场所开展现货发售模式涉嫌市场价格操纵。


据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介绍,通常所说的交易所,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个类型:一是股交中心,为特定区域内的企业提供股份、债券的发行和转让、发行私募债券等服务。二是一些从事产权交易、文化艺术品交易、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等各种类型的交易场所。三是经有关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交易所。


合作模式生变


不过,随着金交所的发展,其业务种类也在不断丰富,而和互金平台合作成为其业务之一。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仍有不少互金平台仍在售卖金交所标的。


据业内人士透露,金交所的营业范围中,包括发行“理财产品”。一些交易所将次级资产进行包装,再在互金平台上进行销售。并且很多金交所,还会投资几家资产管理公司,专门用于包装资产。然而,投资者无法看到这些理财产品最终的实际投向。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网贷平台转向与金交所合作,将平台的大额资产转到金交所企图规避网贷监管细则对于大标的额度的限定。针对证监会对于金交所的最新表态,北京一家平台人士直言,“一些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将收益权等拆分转让变相突破200人界限,涉嫌非法公开发行”已被证监会明确列为整治范围。该表态对目前平台与金交所的合作确实有一定影响。


“对平台有影响,特别是对于想合规又想在这个行业中生存下来的平台来说,难度又加大了”,北京另一家网贷平台人士感叹道。


他也表示,对于P2P平台与金交所的合作,应该遵守监管规定,从事小额分散的贷款业务。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各家平台针对大额资产业务也都在做积极的调整。由于信贷业务存在连续性,贸然抽贷容易引发一系列问题,针对存量业务也很难做到说放就放,所以平台与金交所合作也实属无奈之举,只是希望在监管截止日期之前能够平稳过渡,防止出现大规模金融风险。P2P与金交所合作是解决大额资产的方式之一,因为合作的项目基本上都是金交所的主业范围之内,属于合法合规的产品范畴。包括交易产生的所有数据都在交易所做了详细的备份,资金流向有严格的监管,所以这种合作也是P2P平台合规化发展的阶段性尝试。


监管摸底艰难推进


据了解,此次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活动,将用半年时间集中整治,切实解决交易场所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不过,在行业人士看来,监管层对于金交所的监管难度较大。


有消息称,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去年底就开始部署各地证监局会同当地政府部门对地方各类交易场所进行新一轮摸底调查,以掌握各类交易场所的基本情况和违法违规问题。


据接近监管层人士透露,摸底工作推进得非常困难,一方面很多交易所是当地政府领导亲自批准,又是当地纳税大户,在摸底调查工作中地方政府有所袒护;另一方面,清理整顿交易所是部际联席会议进行监督指导,地方证监局进行摸底,很多地方政府都不配合。“上一轮清理整顿就没有理顺,新的摸底调查也非常困难。”


在2011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38号文件)规定,金交所由证监会牵头,地方金融办进行日常监管。而实际上,金融类的地方交易所,常常游离在主流监管之外,只需要地方审批就可成立,因为监管的缺失,管理经验不善,如招财宝等风险事件正不断爆发。


“新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上台之后发表了一些讲话,对交易场所监管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然而,这些要求在制度设计上仍是老调重弹,并无具体措施的创新。地方交易场所从事了应经证监会审批的交易,证监会目前并未收紧权力。将日常监管交由地方金融部门负责,实践中出现许多问题,地方政府部门往往只审批,不监管甚至包庇纵容非法交易,交易场所几近裸奔状态,引发许多社会问题。” 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王德怡直言。


交易所监管举措一览:


2011年11月


内容:《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


监管决定:建立由证监会牵头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并对各类交易场所的交易标的以及交易模式进行了规定。


2012年7月


内容:《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


监管决定:明确 “未经国务院相关金融管理部门批准,不得设立从事保险、信贷、黄金等金融产品交易的交易场所”。


2017年1月


内容:由证监会牵头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召开


监管决定:部署各地证监局会同当地政府部门对地方各类交易场所进行新一轮的摸底调查,以掌握各类交易场所的基本情况和违法违规问题。

相关新闻